股份制银行如何去杠杆,去杠杆化什么意思

Q1:银行业去杠杆化 是什么意思

银行业去杠杆化的意思就是,减少银行对投资客的支撑。因为我们知道,投机客用银行的杠杆的作用特别大,你比如说,如果说,如果不用银行的钱买房子,投机客,100万块钱的房子,你最多只能买,如果房子是100万,你最多只能买一套。如果用银行做杠杆,把首期降到10%。那么100万的房子,10万块买一套。你就可以买十套,放大10倍,也就是说你赚了10%,你就赚了100%,你赚了20%就赚了200%。

Q2:金融机构的去杠杆化,是什么意思?

什么事杠杆效应呢?就是阿基米德的杠杆原理经济化,即用较小的代价撬动较大的资源,放在机构里面可知当企业负债经营时,用较小的权益资产支持起了比较大的经营规模,由此产生“杠杆效应”。按这个逻辑,我理解的“去杠杆”就是指企业或经营主体主动降低资产负债率。如果这个理解从根本上就错了,请用力拍砖。
具体到银行,去杠杆不可能是减少存款,现在看来也只能压缩同业业务、表外业务了。银行是整个社会最大的资金来源,同业不让做,表外业务受限于资本压力短期内不可能全回到表内,这样看来全社会资金成本会上升。对银行而言利好利空很难判定,因为我不清楚同业、表外业务给银行带来的收益大还是风险大,请大家指教。但对依赖理财产品、同业业务等筹集资金的企业,短期内则是大利空。
有人认为信贷资产证券化是为了金融去杠杆,个人认为理解有误,应该是转移银行信用风险的举措。信贷资产属于银行资产,而卖资产无论如何不会降低银行的杠杆水平的。因为它和银行负债端的资金来源根本就是两回事。不过,如果CLO能够常规化、可盈利,债务风险就能有效转移,那长期来看对银行业确实是一个利好。需要说明的是,CLO的开展,给银行带来信贷额度,如果不对这部分信贷流向进行指导控制,很可能资金又会流向政府融资平台。这样的话,反而不利于政府去杠杆了。

Q3:货币政策如何去杠杆

1)控制基础货币,目前来看央行以稳定资金为主;2)准备金率调节货币乘数,加准可能性不大,但非银和银行同业存款暂不缴准,后续需关注;3)收窄利差,抬高负债成本。措施包括上调逆回购、SLF、MLF等流动性工具利率,拉长投放久期等,这是央行自16年3季度至今一直在做的操作,从负债端倒逼市场去杠杆。4)风险准备金制度与规范杠杆率,16年一行三会也出台了相应政策。5)MPA直接控制规模扩张,使得表内和表外资产负债扩张可控。

Q4:奔走相告,从最新银行理财规则看如何正确加杠杆

债市去杠杆主要体现在限制回购和代持两方面,而证监会方面,也采取了非常严厉的措施,包括严控股票配资,限制结构化产品杠杆率,限制证券期货管理人及劣后对优先级的保障,甚至正常的结构化资管产品备案时间也大幅度延缓。
但对于整个金融市场而言,证监会监管的资管产品只是整个杠杆链条的末端,真正资金杠杆的源头仍然在银行,尤其是银行理财。

Q5:加杠杆,去杠杆,稳杠杆 什么是杠杆

杠杆的由来,初中物理学中把一根在力的作用下可绕固定点转动的硬棒叫做杠杆。杠杆可以是任意形状的硬棒。
什么是杠杆:引伸到经济学中运用到金融领域,杠杆,就是将借到的货币追加到用于投资的现有资金上;使用这个工具,可以放大投资的结果,无论最终的结果是收益还是损失,都会以一个固定的比例增加放大。
因此,“加杠杆”也好理解了,就是自有资本有限的情况下无限的增加融资比例进行负债经营或进行项目投资;当然收益或亏损也就放大了。在经济下行压力下,到超出承受范围时,比如从银行融资大量资金,就会出现系统性风险,国家调控监管部门为了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就有了“去杠杆”一说,就是降低杠杆比例,以降低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可能性。随着“去杠杆”的不断推进,实体经济不断进行要素革新,优胜劣汰,优质资产价格逐渐回升,消费回升,最终实现经济的触底反弹。
当然去杠杆调控要适度,不能矫枉过正,一下把杠杆率下降太大,容易使实体经济现金流断裂,造成项目进行一半或烂尾,甚至出现企业关停,带来更大损失,也就有了“稳杠杆”一说。当然涉及金融系统产品设定很复杂,涉及请多领域,只是凭个人简单理解进行说明,供参考。

Q6:去杠杆如何向稳杠杆过渡?

7月23日的国常会还提出“支持扩内需调结构促进实体经济发展。”业内人士表示,本次国常会提出扩内需政策,是年内第二次。本次提出的时点更加重要,因为二季度数据出炉,GDP增速放缓,投资增速和工业增速不及预期,急需政策明确未来方向。特别是今年以来的经济下行压力与以往不同,受到融资收紧的影响非常明显,所以在外部冲击和国内压力的共同作用下,有必要通过宏观政策进行对冲,避免宏观经济和金融风险互相传导和放大。

因此,扩内需政策的必要性大大提高,特别是国常会还提到引导金融机构利用降准资金支持小微企业等,引导金融机构保障融资平台公司合理融资需求;这也代表了目前经济中的薄弱环节,通过引导金融机构提供融资支持,有利于控制经济下行和企业违约风险。

在刘世锦看来,杠杆率趋稳的主要原因有三方面:一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明显成效,企业利润、财政收入保持较快增长,有助于消化存量债务。二是稳健中性货币政策及结构性信贷政策效果显现,货币信贷总体保持适度增长。三是地方政府融资担保行为进一步规范,平台公司等软约束主体债务增长受到明显遏制。